“愿橋都堅固,隧道都光明?!?/p>

場館依賴度高的素質教育,如何對抗風暴眼?

2020-01-28 20:45:53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徐晶晶  

  文|徐晶晶

  “可以重啟2020嗎?”這幾天,既不知道這場攻堅戰要持續多久,也不知道整個人類命運共同體要為之付出多大代價的人們,在疲于刷新消息后,只得如是發問。

對于需要訓練場地、尤為注重線下3公里生活圈的素質教育、托育機構來說,2020年的開頭格外難熬:

  “2020年會是教培行業的一個分水嶺。

  “到了拼實力的時候了,真的是要準備過寒冬了。

  “(疫情)肯定對線下為主的經濟形態都會有影響,教培行業也不能幸免。不管是中心復課還是招商洽談,都會至少延后近1個月,預計完全恢復可能得2個月之后,在心態上我們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對場館的依賴性高、課程非剛需,也注定了素質教育機構在這場風暴中遭受的沖擊不小。一村資本董事總經理劉晶認為:“低幼階段的素質教育品牌能轉線上的都在嘗試,但很多轉不了……從長期需求來說,OMO我還是看好的。這次事件倒逼一些機構有線上(業務),對頭部機構還好,只要扛過去了,對腰部和長尾機構來說有問題,因為沒有能力轉線上,現金流可能會出問題。

這場突發考驗,也給了機構們一次自我調整與革新的機會。

  先停課。之后呢?

  去線上。怎么去?

各家的愁待各自解。

  “興趣類素質機構直接平移到線上也許是滅頂之災”

  “這一輪(危機帶來)的主要問題是現金流,我觀察到,每個月的現金流在正常收費的情況下,基本能有一些溢余,但是這兩個月的現金收款會受到影響。但是很多成本是剛性的,比如房租、人員工資等,所以現金流會出現一個斷崖式下跌的問題。”劉晶這樣表示這場疫情對低幼端的素質教育機構最直接的影響。

  “小天鵝現在有60家直營校,如果沒有一分錢進賬,現金流斷裂,小天鵝能撐多久?如果倒閉了,家長孩子怎么辦?我們小伙伴的未來在哪里?”這是小天鵝創始人胡雪每天必問自己的三個問題。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危機意識,外界也看到,在2年前推出面向B端的七彩美育雙師課堂后,小天鵝的母公司閃電教育集團,原計劃2020年中推出的面向C端的七彩云課堂在疫情危機之下也于近期被迫提前上線。

  在探究非常時期素質教育機構該如何應對時,胡雪并不支持一股腦兒轉到線上的做法:“當下機構停課,房租人力成本還得交,相當于現金流斷了,街上人都沒有,線下招生怎么招?肯定是要轉線上。有些人就急著直接轉線上,眉毛胡子一把抓,想得太簡單,直接平移到線上,有可能是滅頂之災。

  “不像剛需性的文化課,藝術類課程因為非剛需,很難線上化。K12學科課程直接平移線上或許沒問題,但如果把舞蹈跆拳道這些課程原老師、原班級、原時間平移到線上,則有好多問題要解決。

  老師的線上講課能力(藝術類課程對互動與動作指導的強調,比學科輔導要求)、直播系統的搭建、直播端口的購買……問題環環相扣。就算平移到線上,對學美術、音樂的孩子來說,總得分年齡、分級別、分教學內容、分時間段、分地域差異的。”胡雪表達了她的判斷,目前,閃電教育在教師端美術及成品舞直播間、教師已基本就位,學生端成品舞所需要的電視投屏功能也已初步測試完畢。

  相對于自主研發了適應美術教學直播系統的美術寶及畫啦啦等在線美術教育品牌而言,大量分散的線下美術機構,走向線上之路并不平坦,仍有一些問題亟待解決:

  A.素質教育To B工具類平臺類公司少,特定教育品類對直播環境的硬性要求高,B端普適型(主要適用于K12)的直播系統是否匹配尚存疑。例如直播延時、多向互動、色彩還原度與攝像頭的透視角度等問題。

  B.在線模式下,課程內容、師資等的相應調整。例如線下講課的老師們如何適應在線直播課的節奏。如何吸引屏幕另一端孩子的注意力等,都需要老師及時調整掌握。

  除了非剛需,素質教育及早教托育機構對場館的強依賴性,也注定了轉線上不會一帆風順。

  “我們做體育教學的,的確難以在線上進行教學服務。具體應對方案,我們也在開會討論中。”某線下體育機構一位負責人坦陳。

  籃球培訓品牌東方啟明星在宣布全國范圍內全面停課外,也在緊張籌備線上課程以指導學員們在家進行適量運動訓練。

  素質教育應對突發情況:將適宜線上化的轉線上

  不能急著平移到線上,停課延期期間的成本壓力卻迫使素質教育機構必須做出應對。

  在線是一條路,但也要匹配適合線上的在線產品。“要把適合在線學習的藝術類科目在線化,而非把全部科目平移到線上。”胡雪說道。

走向線上,需要思索的是,哪些課程可以線上化,怎樣將適合線上化的課程做出差異化、設置哪些特色課來引流。

  閃電教育選擇將美術和成品舞蹈課移至線上,作為突破口。“美術對一些大點的孩子來說,家長是愿意讓孩子在家學,還有課后回放,課后作業指導、微信社群做服務等。成品舞是已經編排成型完整的舞蹈,容易速成,一般多用于初學者學習,類似于體育舞蹈、全民健身舞蹈。

  在胡雪看來,盡管美術、舞蹈等素質教育品類所需的動作指導比學科輔導要求高,完全平移到線上并不簡單,但美術和成品舞是短期內易學且效果外化明顯的兩類課程,比較適合線上化。隨著探索的不斷推進,其他適合在線的科目和內容也將陸續開展。

  較早做出決定的少兒體適能品牌赫石試水在線體能課——取消全部寒假集訓,所有已發生費用由赫石承擔。2月2日-16日,赫石將為會員提供免費在線直播課程。將于1月29日上午10:00在會員選課系統開通免費直播課的選班。

  由于目前市場上并沒有針對運動項目的直播系統平臺,赫石創始人張琰表示:“其實直播課的形式,我們去年暑期就嘗試過,覺得還好。

  “體能課相比大多數專項運動、球類培訓來說,更適合做家庭場景的線上課。盡管如此,運動類課程直播教學的困難依然較大,比如教練無法像線下教學一樣嚴格糾正孩子的動作,但直播課對于激勵孩子在家進行適量運動訓練還是有效果的。系統教學還是得靠體系化的課程研發。赫石從知道疫情爆發起就開始準備直播課的研發。

  張琰表示,對于體育教學來說,線下場館的教練起到示范作用,轉移到線上課,課堂組織沒有了,老師則需要更多地互動以調動孩子的注意力。

  秦漢胡同在線下停課、延期外,推出了人文親子系列在線課程(包含視頻+音頻+閱讀練習)。

  而對下沉市場廣大的中小機構來說,邁向線上的第一步,可以嘗試跟B端機構合作適合的品類,以保證整體盈利模型為正。“不適宜線上化的藝術品類目前暫時只能延期開班,但是可以通過線上化的部分長期引流和導流,為新一輪招生儲備。胡雪表示。

合作的方式有兩類:將適合線上化的興趣類素質教育學科線上化,同時包含學科輔導、興趣類輔導的混合式中小機構(例如有美術、英語、練字等)可以通過學科品類與K12的To B機構合作,來維持現金流。

  胡雪認為,這場攻堅戰實際上拼的是三個維度的競爭:品牌的競爭;人才多少的競爭;渠道資源的競爭(比的是獲客成本)。當下的素質教育機構要考慮三個問題:現金流;業務線下到線上;團隊穩定性問題。最重要的是,“最有錢時要儲備好足夠的利潤和現金流。時時提醒自己,一分錢不進來,能活多久不倒閉?

  無論是未雨綢繆,還是臨時應變,這些線下機構的動作或可作為一種參照。

  在劉晶看來,“這就是一個過渡階段,從素質教育本質來看,它不是純在線化的,從需求來說,實際上還是以線下為主,很多純素質的,比如音樂舞蹈類,還是需要線下面授的,只是說很多環節可以搬到線上。而這一次,只是說線下沒法應急,只能用線上的手段來把這一困難的階段給渡過去。倒逼一些公司轉向OMO,我認為OMO是非常正確的方向。

  Keep模式能否成為體育類機構的新方向?

  是否有新的模式可以探索?對于這一問題,業內也在苦苦思索。

  上述某線下體育機構目前給出的解決方案是暫停開課,暫停招生,老學員延期上課。至于下一步,該負責人表示,還在開會討論中,不過“之前有開發線上教學服務體系,預計會提前上線。未來線下培訓行業,都需要建立自己的OMO體系,布局線上,突破空間限制,應對競爭壓力及突發狀況。

  “體育課程線上化也有先例,線上健身房Keep不就是嗎?”該負責人提到了Keep。

  作為一款健身課程起家的健身軟件,Keep自2015年2月4日上線,憑借著初級入門課程,簡單的動作、健身教練詳細的講解,容易掌握的要領等特點,即使在辦公室也能進行健身訓練,俘獲了大批“健身小白”。在Keep上,除了初級訓練的免費課程之外,還有會員和付費精講課程KeepClass,基于用戶多元化的運動需求,通過視頻、音頻、直播等形式,分享經驗。

  Keep線下的城市運動空間Keepland提供數十種訓練課程,通過線上與線下結合訓練的方式,讓用戶的運動行為都可在線上展現,并為訓練提供指導。

  盡管當下的Keep也遭遇挑戰,但能做到如今規模,與其早期切準用戶痛點,將運動課程進行標準化結構化整合展示有關。這或能為迷霧中的體育機構帶來些許啟發。

  托育早教機構:聚焦家庭早教產品與家庭直播課

  面對當前態勢,美吉姆(中國)總部決定從1月24日起,全國所有美吉姆中心停止一切線下授課服務和Freeplay。具體恢復上課時間,將依據各地政府的要求和情況,另行通知。

  金寶貝北京直營中心宣布春節期間閉館,不對外開放。深圳金寶貝則宣布從1月27日-2月16日閉店暫停營業,其中2020年學前樂園春季班、全日班延至2月24日開班。同時金寶貝宣布,兄弟品牌搖籃兔線上課程全面開啟。據悉,搖籃兔APP主界面“成長伙伴”涵蓋:音樂親子游戲、中英文繪本故事、保育照料知識、寶寶引導知識等。近期搖籃兔推出3人成團的拼團價為199元的直播互動早教月卡,包含在線直播互動課程4節、專屬課程教具包1套、專業成長測評體系1次。

  運動寶貝則上線家庭直播課程、同伴貝寶等家庭早教產品。“我們今天上線家庭直播課程,本周內推出全新App‘同伴貝寶’免費供全國寶寶家庭使用。運動寶貝集團旗下‘風意志’出品的《兔子貝貝》系列動畫,原計劃3月底問世,現為了寶寶在家也能學到早教知識、養成好習慣,我們準備好了‘春節特輯’,把有關這次疫情的生活習慣內容和在家游戲打包,在App中供寶寶們使用。”運動寶貝CEO陳蕓表示,因為在家場景用戶激增,‘同伴貝寶’家庭早教產品也被大量訂購,現在近萬平的倉庫中產品已經備齊,等物流恢復將第一時間發貨。

  有投資人認為,這場危機的解決,主要取決于疫情持續時間。“目前教培機構雖然在補充線上課程,但多是補救而已。短期來看,素質教育機構轉線上,更多的是出于維護現有線下學員的關系,各機構能借這個機會把主營業務翻到線上的可能性很小,更多的是利用這個機會做一些內功訓練。宏觀來看,還是突發時間,個體壓力會大,但不改變行業長期基本面。

  “愿橋都堅固,隧道都光明。”新的期待與希望,也將貫穿新的一年。

吉林快3走势图500